登录 | 用户注册 | 找回密码

高唐我的家-高唐人自己的网上生活家园!

热门搜索: 活动 交友 discuz
订阅

高唐历史

高唐历史故事:古槐知恩

2016-6-22 16:17| 发布者: 大萌子| 查看: 499| 评论: 0

[摘要]: 高唐县城内有古树四十多株,这些古树中的树龄最长者属东门外之古槐。这棵古槐位于原城池东门外,古槐胸围9尺3 寸,身高14米有余,遮荫近六十平方米。  每年的立冬至第二年的清明之间,每天的深夜,万籁俱寂之时, ...
高唐县城内有古树四十多株,这些古树中的树龄最长者属东门外之古槐。这棵古槐位于原城池东门外,古槐胸围9尺3 寸,身高14米有余,遮荫近六十平方米。
  每年的立冬至第二年的清明之间,每天的深夜,万籁俱寂之时,于此树下或在附近人家的住房内,静下心来,凝神寻闻,总能听到有鬼神自空中过,车马人畜之声一一可辨。还可听到呜呜咽咽、忽高忽低、或促或缓的成群联片的众多成人的低声哭泣;声高时,可辨出捶胸顿足之状;声隐时,可随之有抽噎屈闷之感。至今已哭泣了七百二十多年了。任何无耳疾者只要在上述之时之地,均能听到这悲戚的声息从古槐上下传出。这并非梦幻,亦非错觉。
  古槐为何这样长期悲鸣?这要追溯到七百二十多年前发生在高唐驿站的一段往事。
  高唐地处南来北往交通要冲,高唐驿站设在北关街的东侧。来往信使、钦差、官员在此换马或暂住。
  南宋祥兴二年(公元1279年)秋天的一个傍晚,北风劲吹,落叶满街。官道上有一队身穿元军号衣的骑兵,拖着一股黄尘由南向北疾驰而至,停在驿站门前。骑兵队前后的号衣官兵,将队中间的那位须髯长蓄但不蓬头垢面、头发花白却不露衰相、面容憔悴但仍气宇轩昂,身着宋朝官袍、年约四十余岁的男子扶下马鞍。从双方的态度可见:是长途押解。虽不戴刑具,但肯定该中年男子是元军的囚犯。
  囚犯名叫文天祥,文天祥在南宋官拜兵部侍郎、丞相加少保,后封信国公。文天祥率宋军与元兵战于潮阳,溃败后被元军所俘。他写有著名的《过零丁洋》诗,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警句便出自于此。风尘中的这队官兵便是押解文天祥北上赴京的元军人马。他们早晨由东阿县出发,至高唐时已是黄昏,欲在驿站住宿。
  文天祥下得马来,活动一下手脚,只见高唐驿站小门小户,乃是借一家临街客店改建而成。门前路边一字排开植有六棵国槐,北边的五棵因车碰马啃,枝干早成鹿角,已是生气无有的拴马桩了。南边一棵最小,身如锄柄,高不过丈,叶已落光,不知何故已被连根拔起,歪在一旁,命在旦夕。
  文天祥进入驿站之后,一刻未停,风尘未掸,不顾神劳身疲,趁钦差去吃饭之机,从驿站借得镢锨,在差人的跟随下来到街上,小心地将这棵国槐重新栽好,并以碎砖围起护栏,浇上井水后才回驿站吃晚饭。自命难保的文天祥,尽自己所能,保护了一棵小树的生命。
  夜过子时,文天祥仍端坐在烛焰跳动的桌旁,注视着自己忽长忽短、摇晃不定的身影,思绪万千:大好的河山……坎坷的人生……为宋朝的败灭而愁,为失去报国的机会而忧,为国为民决心赴难……低吟几句后便索纸提笔一挥而就,写成了《夜宿高唐州》诗一首。诗云:
  早发东阿县,暮宿高唐州。
  哲人达机微,志士怀隐忧。
  山河已历历,天地空悠悠。
  孤馆一夜宿,北风吹白头。
  天明起程,继续北上。祥兴二年底,到达北京。元世祖或逼或劝,或刑或诱,历时三年,文天祥始终未屈,坚不降元。于元世祖至元十九年(公元1283年)深秋就义。
  文天祥一腔爱国鲜血化为碧玉永照千秋。他在高唐扶植的那棵国槐便成了高唐人寄托对其思念的载体。天旱时有人浇水,春秋季有人施肥。再无人以其拴马,更无人采叶折枝,在格外的照顾中根深叶茂地长了起来。每年的春节、清明更有不少人特意前来守着这棵槐树站一会儿。
斗转星移,随着时间的流逝,槐树逐渐长大了,但人们对文天祥的思念却没因时空渐远而冷漠。专注的思念插上想象的翅膀,与变化的环境多次印证的结果往往出现奇迹:“古槐哭泣了”,“古槐永记救命之恩。为文天祥被害而屈、而悲、真能听到哭声。”
  原来,槐树东临两丈多深的排水沟头。此沟呈喇叭状向东扩展开来,与天齐庙湾成为一体,向西逐渐缩小进入槐树下一个高宽各两米有余的砖砌拱形涵洞。涵洞在地下穿过北关大街直连东城门外侧的护城河。这特殊的地形遇有东或北的风向时,空气由无遮拦的天齐庙湾的水面吹向涵洞,气流由广路进入窄口,在涵洞口便发出响声,再加上洞内回声共鸣,便成嗡嗡哄哄的声响;遇有南、西风向时气流由护城河入涵洞,同样产生低闷的回声。这便是来自古槐树下的“哭泣”。此声常年存在,只因太低太弱不会轻易听到,只有与来自古槐之上的声音合二为一时才会听到。
  立冬之后,正是槐叶落光时,秋风吹过无叶但是密集、多弯、硬抖的槐树枝条时,便会发出比柳哨低沉、比松涛婉转的“呜呜呼呼”的低韵,这便是来自槐树之上的悲鸣。与树下涵洞之声组成超低音合奏,便出现了万众齐咽之效果。
  清明之后,槐叶茂盛,有风掠过,叶子翻滚碰撞,发出“哗哗啦啦”的声音,此声盖住了涵洞中发出的声音,所以清明之后槐树有叶之时,是不能听到“呜咽”之声的;天亮之后直至晚上,人和物活动频繁,器物相撞、鸡鸣狗叫、车磙马嘶、人际应答……声响鼎沸,压过了古槐上下发出的所有声音,所以白天是听不到古槐悲鸣的。
  这便是人们传说的“风尘未掸救幼树、古槐有灵悼恩人”的故事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反馈中心|小黑屋|高唐我的家 ( 鲁ICP备15031034号-2 )鲁公网安备 37152602000118号  

Powered by mygaotang.com! © 2016-2019 Tel:0635-3600997 Emil:gt968@qq.com